【忘羡】落尘(整合完)

这篇文算是老了。

——

 01

若是说起百家公司的人物中,坐于教育顶峰的是何等人也?定是蓝家公司的蓝老先生——蓝启仁。

通古今中外,晓当世之势。有这位坐镇蓝家,也使得蓝家这么多年稳居于四大古韵公司之列。

02

魏无羡第一次见蓝忘机,是在妇幼医院。

当时他们都还小,蓝忘机的母亲患病住院,江澄因为不小心被一个记恨他的人推上了马路,虽然没有被车撞到,但是膝盖擦伤了一大片,必须住院一段时间。

魏无羡记得,江澄就要出院那天,他拿着空杯子去接水,遇上了从救护车上下来,匆匆忙忙跟着担架的蓝忘机。

蓝忘机已经尽量跑的很快,但还是和救护人员差了一大段距离。一个小石子就把蓝忘机轻而易举...

【忘羡】似风伴云同01—02

学生叽&滑板羡

说是学生,其实就是指没有脱离学校,而已。

他们又怎么会比别的同龄人懂得少。:)

灵感源自刷到的b站视频,指路https://b23.tv/av82309497

——————

01

“魏婴!”

“蓝湛……”

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向自己跑过来,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。

魏无羡疲倦极了,不再思考自己身处何处,缓缓闭上双眼,蓝忘机的声音几近消散。

是啊,自己偷偷背着蓝湛跑出来了。

背着他干了不应该也不可能再干的事。

他没有听他的话,好好躺在床上养病。

可,蓝湛他,可曾懂过他的痛苦?

蓝湛他不知道。

他早就不认得原来的那个魏无羡了吧。

蓝湛啊……...


【忘羡】我才不是谁的桃花仙1—2

人/仙叽×花神/仙羡


(/:前期和后期分开。)


这个文送给土土劳斯的美图(图片连接见评论区)


个人原因进度缓慢。


送给土土劳斯的, @旺旺碎嘤嘤【不接活动】 土土劳斯超好。(ㅇㅁㅇ川


1.


蓝忘机在云深不知处后山迷路了。


按理说,后山他来的次数算不上多,迷路的情况却是前所未有。


——一切更像是命中注定。...


【忘羡】归去(1)

-这都什么事啊。

-穿越无聊脑洞。


熬不住夜的中秋节,好不容易才写完的作业。不知从哪里漫上满身的疲倦,在草草冲了个澡了事后不曾削减,愈发沉重,压的我喘不过气。本想和扣扣里的大家一起熬到零点的,现在看来也是做不到了。

躺着床上,我想。

手机屏幕上的内容渐渐模糊,一瞬间我仿佛感受不到自己肢体的存在。

窗外月亮的光似乎划过窗帘洒进我眼睛里了,亮的过分。

我在飘?

我有些慌。

这种感觉还蛮难受的。

“阿玥,起床了。”

谁的声音?

夹带着温柔和说不上来奇怪的颤抖。

就是好奇怪啊。

声音渐渐远去,我感觉身上的紧绷才慢慢卸下,用了些力气睁开眼。

我:??!

这里...

一个故事

我的姑娘,你值得最好的一切。

前方有一条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道路,有人推搡,你便是为我照亮道路的光,用一种温暖坚强的力量鼓励着我前行。

你笔尖的人物带来的是灿烂的阳光,他们会不惧乌云,熠熠生辉。

她永远是我值得骄傲的姑娘。

天降銀垣:


  故事要从哪里说起?虽然我不再年轻,但总留着讲故事的力气。爱恨情仇?没有。恩怨纠缠?不是。我要讲的是一位女子,我不知道她在哪里,亦不知道她在做什么,拍开记忆匣子,唯一的残余,是那道动人心魄的红衣影。

  

  

  墨灵十七岁名动江湖,红衣纵马碧林间,举袖恣意带着刀光剑影飞驰,轻而易举夺得了那场试武大会的头筹。尽管到如今多少春花...

【忘羡】归旧(一)

原著叽×不夜天后羡

媳妇就该娇着养

论穿的时候不一结果也不一

有些人,安静的时候心慌;不安静的时候也心慌

穿过去的时间是汪叽从乱葬岗回来

那开始吧

———
 “魏婴……” 

“你在哪……”

“我找不到你了……” 

待蓝忘机回到云深不知处已是深夜,明月高高挂起,空气中四散的风夹杂着山间凉意。 

三个月前,他重伤难行,又被家里长辈囚于静室闭关思过。

他无法去寻心上人,只想把魏婴送回了乱葬岗,也许尚可保他平安。但愿不要此次闭关后再也见不到他才是。

想不到竟一语成谶。

魏婴,他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。  

三...

你好,我是吱吱

郝小喵/小喵/吱吱


忘羡是神仙眷侣心头好
 不拆不逆

目前在追很多耽美小说

不能经常更新

在这里相见即是缘

我一般都在各个地点深夜蹲文 

欢迎来与我聊天/扩列

(*'▽'*)♪

是一个话量不稳定的话唠QQ:2358709583

珍惜每一份喜欢

只因一句了无牵挂。

除了填老坑,还想试试老祖羡和(✘)

灵感来自《鱼玄机》

虽然不是书生的爱情故事,

你羡家里进了一只小狐狸妖叫苏涉.

你羡是世上难得一见的赤狐,反正很宝贵就对了,被人类发现就大肆屠杀,你羡发现是苏涉把人类引来的,心里不恨人,相信世上还是有好人有一颗善良的心,恨透了苏涉。羡小时候去过云深,迷迷糊糊就逃亡到云深找机.

一波三折,

被残害的化不成大型,就是小孩子的样子,披头散发的,带回云深后,不大安分,情绪激动,有一次跑出去还被坏人发现买到苏涉的酒楼(赌场妓院什么的差不多),(✘)。

最后身陨,留下机一个人。

“这是赤狐的选择,我们无从干涉。”

鹅,还会回来的

【忘羡】绯红·上

“呼——”

一个衣衫破碎的少年体力不支靠在树下,发出沉重的喘息。追杀他的人正在悄悄逼近,少年咬咬牙,艰难站起身,跌跌撞撞向树林深处跑去。

天使孤身误入恶魔的领地,他还能活到现在,已经算半个奇迹了。

接下来该怎么办,如何甩掉身后追杀他的恶魔,如何逃出只有恶魔才能解封的结界,如何在恶魔的地域活下去?

他想过很多,想过硬闯,以他目前的伤势刻不容缓。想过保留实力,可是伪装术靠他仅存的力量只能维持两三天,一个天使在充满恶魔的世界里混迹,下场没有很惨只有更惨。想过假意挟持一个恶魔打开结界自己就立马逃走,可是万一挟持过程中发生意外,不小心伤到他人,还不如直接自刎。

不可随便伤人。

挟持一个恶魔,...

爱恨入骨

杀手羡。

我喜欢你,

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,

我得让你好好活着。

我告诉你,蓝忘机,
 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清楚了,我就在你们家住下了,我不走了!你吃饭我吃饭,你睡觉我就躺你身边,等着。

等什么?

等你睡着了,我也给你来一刀。

正道叽,

为什么不愿意和我走正道?

为什么救我?

为什么你从来不肯告诉我你的想法。

不要用你的命换取我的命,

名誉我不在乎

我只在乎你!

挖坑太美好。

1 / 3

© 月下独酌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